徐寧
  年終歲末,我們台策划了一個“熱點關註”節目,對“留守”和“空巢”進行集中報道,初步設想是打“親情牌”,以“思親”為主調。一連幾天,攝製組深入廣大農村,那些留守老人、兒童的艱辛和無助讓人分外傷感。然而,一家困難戶卻給了我們另外一種感受。
  這個家庭有三個人“留守”,十歲的男孩、五歲的女孩和他們的爺爺。不久前,孩子的爺爺上房晾曬收穫物時從梯子上摔下來,腿部骨折,一直下不了床。年僅十歲的小男孩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給爺爺倒尿盆、做飯、刷鍋,就著刷鍋的泔水煮豬食,把一應家務活做完再一路小跑去上學。放學也是一路小跑到家,先問爺爺拉尿沒有,然後再做家務。日子過得像被鞭子抽趕的陀螺,但這孩子依舊精神飽滿,見誰都笑呵呵的。
  當我們準備好要拍攝時,小男孩說:“叔叔等一下,我給爺爺擦把臉、再給妹妹梳梳頭,換身新衣服。”
  我說:“就保持現在這個樣子吧,真實,也能反映你家的困境和訴求。”
  小男孩堅決不同意,我們只好由著他,還聽他指揮,把爺爺抬到院里的石凳上坐好,安排另一個老人和他下棋,使爺爺受傷的那條腿處在鏡頭之外。
  “可以了。”小男孩左看右看,點了點頭。
  拍完爺爺下棋,我把鏡頭對準小男孩,要他跟遠在異鄉打工的爸爸媽媽說兩句話。小男孩面對鏡頭,開心地說:“爸爸媽媽你們好!這一年我們過得都很好,你看爺爺多精神,妹妹多漂亮,家裡豬和雞也養得好。期末我考了年級第一。聽說政府還會給我們送年貨。你們能買到火車票就回來,買不到就在外地過,不要去擠那些超載的汽車,很危險。”
  這真是報喜不報憂,家裡的困難隻字不提。我問他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  小男孩說:“爸爸從事高空作業,媽媽在廠子開沖床,我要說家裡情況不好,他們會分心出事故的。每到過年路上都特別擁擠,他們總是一路站回來,又累又不安全。我不想哭哭啼啼的,讓他們難受。”
  回到台里,我把所見所聞彙報給領導。領導沉默良久,深有感觸地說:“如果按原來的基調拍,不過煽情而已,卻搞得兩頭不安。不如改了,換一個社會關懷、樂觀留守的主題吧。”   (原標題:瞞報)
創作者介紹

裝修工程

kb40kbjqp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